紅帽子的女生又來看了嗚好幾次。第一次來,在晚上,她帶來一個瓶子和盤子,倒滿盤的白白液體請嗚喝,據說,那個東西叫牛奶,香香甜甜的。

第二次來,是黃昏,她帶來一個盒子和叉子,一小塊一小塊的叉著,後來發現叉著食物不方便嗚吃,索性放在手掌心,一口一口餵著嗚,那個東西,據說叫雞塊,有個專用名字叫當當雞塊。然後紅帽女生又來看了嗚第三次,第四次……。

紅帽子的女生總是能為嗚帶來些什麼,嗚很喜歡看見她,總是搖著尾巴歡迎,

她總是輕聲很輕聲跟嗚說著話,用著狗狗能解的語調,嗚想,紅帽子的女生也是了解狗,知道狗的,也許,紅帽子女生的家,也有著一條狗狗汪汪汪地守護著。



嗚在巷子跑著,紅帽子的女生在後面跟著,常常,嗚和女生依著月色散步著。



只是,紅帽子的女生不再是紅帽子的女生。也許是嗚太高興了,很久以後,

嗚才發現,紅帽子的女生不是紅帽子的女生,因為她從未在看嗚的時候戴著紅帽,沒有紅帽,怎麼能叫做紅帽子的女生?就好像吃寶路沒有看到肉塊一般,嗚有一點點失落。



嗚很希望她戴著那頂紅帽,帶著嗚,在路上散步,這樣,嗚就能很高興地告訴大家,嗚和紅帽子的女生在散步,大家能很清楚看到,小狗狗和戴紅帽的女生在散步。大家一定會對嗚行觀目禮,有著異樣佩服的眼光,對戴紅帽的女生,對嗚,對散步在人群中的嗚們。嗚會仰著頭很快樂很快樂,因為女生,因為紅帽。

只是,女生只有騎機車時才戴那頂紅帽,紅帽有個名字,叫安全帽。

嗚隱約意識到,這輩子是沒有機會和紅帽女生,真正戴著紅帽,在大街上散步。



最後一次女生到機車窩來看嗚時,帶給嗚的,是個男生,年輕的男生。



那是一個怎樣的轉變,嗚必須好好想一想,那一天晚上,沒有月亮,天暗暗地,女生徵詢著男生的意見,經過一番討論,男生順著女生的意思點頭,女生顯著很高興,拿出一串鑰匙,遠遠去開了門,兩個人左右張望了好一會兒,確定四下無人,女生向男生打了個手勢,男生一把抓起嗚,向大門衝了去。



月亮被遮了眼,沒有狗在叫,連嗚也是,嗚有點吃驚,忘了嗚嗚叫。

一陣混亂,蹬蹬蹬,男生抱著嗚上了樓梯,一層一層向上走去,女生關了大門,

隨後緊跟著,樓梯間昏昏暗暗,瀰漫著犯罪的氣味,可是那個時候嗚還小,不知道什麼是好,什麼是壞,也不曉得自己整個被偷了。嗚不知道自己的狗狗生涯正在轉變,未來等著嗚的,是一個鐵鍋?還是一個家?嗚年紀小,沒有仔細想過。

黑黑的嗚被抱到一扇大紅鐵門前,女生錯了錯身開了門,男生跟著閃進門後。



一室溫暖黃色燈光灑了滿地,不斷地吵雜聲從一個亮亮的黑盒子發出,嗚進了門,感覺到有目光投射過來,原來屋子裡頭還有別的人類存在,一個是女生,在沙發上半臥著,一個是男生,在小螢光盒前,指頭啪達啪達地敲著。他們不約而同停下動作看著嗚,跑來逗著嗚。很奇怪的感覺,看到這兩個人類,嗚衝動地想要為這兩個人做些什麼,總想能做些什麼,真的很奇怪。



不同於紅帽女生和她的男人,這一男一女有著相似又不同的地方。



這是嗚第一次和公主、王子的見面,自此,嗚的小狗生涯有了徹底的轉變。


    全站熱搜

    家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