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9983227

聖誕,英文是CHRISTMAS,

美國韋氏辭典,認為這個字是由CHRIST+MASS合成的,其意義是「基督祭典」,而英國牛津辭典亦做相同解釋。央格魯撒克遜語「聖誕」一句,也一樣是基督祭典之意。其他非英語系統國家,如法國語、西班牙語、義大利語等,「聖誕」則有「生日」的意義。至於德國人,稱聖誕節為「聖誕季 」,但其原文則含有「聖夜」之意。聖誕節是一個普天同慶,人人皆歡樂的日子。

聖誕節不少孩子以為是聖誕老公公誕生的日子。其實,聖誕節是基督徒紀念耶穌誕生的一個重要節日。根據聖經記載耶穌誕生在猶太的一座小城~伯利恆。該書記載聖母瑪利亞是因聖神的感動而懷孕,就在與丈夫若瑟返往家鄉時遇上所有的旅店客滿,因此瑪利亞被迫在馬槽裡產下耶穌。

據說當耶穌安祥的睡在馬槽裡,在遙遠的東方有三博士追隨天上的一顆明亮星星找到耶穌,並膜拜他。牧羊人在曠野中也聽到有天使的聲音在天上發出,向他們報耶穌降生的佳音。耶穌誕生的年份已無從考察,但大多數考古學家都認為應該是在劃分世紀的那一年(即是公元前一年)為其誕生之年。但正確的日期卻無法確定,因此在早期的基督教派便把羅馬帝國密司拉教在十二月二十五日紀念太陽神誕辰改為聖誕節。

聖誕節的意義

聖誕節對傳統的基督徒來說,是在慶祝耶穌的誕生。他們會在聖誕節的早上去做聖誕禮拜,以紀念耶穌和發揚基督的精神。不過一般的人已把它看成一種大眾化的民俗活動,是一個大家分享彼此對於家人、朋友甚至於他人的愛與關懷的日子。它也象徵著人們對於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感恩、銀善、信實、溫柔以及節制的期望。印象中,聖誕節似乎應該在皚皚白雪中度過的節日,但是有趣的是,對住在南半球的人門,例甘澳洲或南美洲的人們而言,聖誕節可是夏日的節慶呦!

 

 

 

一八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上,在奧地利薩爾札赫河畔的奧本村裡,有一隻老鼠大膽地溜進村裡古老的聖尼哥拉斯教堂風琴樓廂裡。這隻饑寒交迫的小東西東跑西竄,到處咬噬,終於幹下了一件『影響深遠的大事』,導致了一曲膾炙人口的聖誕讚美詩的誕生。

    翌日清晨,一位身穿黑色禮服大衣的中年人走進教堂,徑直來到風琴旁邊坐下。此人名叫弗蘭茲‧格魯伯,正當三十一歲,有著一頭黑發,高高的鼻樑和一雙富有感情的眼睛。他雖然默默無聞,但在這偏僻地區很受村民尊敬。因為他是本村的小學教師,又是聖尼哥拉斯教堂的風琴演奏家。

    他坐下來,踩著踏板,按下了琴鍵。可是風琴只發出幾聲嗚咽似的微弱氣息。

    當格魯伯正要俯身去察看究竟時,他的好朋友約瑟夫‧莫爾來了。莫爾是個教士,也是一位音樂家。奧本村教堂的正式神父還不曾派來,莫爾是臨時被派來頂替這職位的。

    格魯伯見他張皇,不覺一怔,連忙問道:『天主降福!什麼事兒,約瑟夫?』那位年輕的代理神父舉起雙手,做出一副絕望的神態,並示意讓朋友起來跟他走。

    莫爾領著格魯伯走到樓廂里的風琴鍵盤後面,指著鼓風的皮風箱上一個大洞說:『今早我發現這個洞,一定是老鼠咬破的。現在一踏下去,什麼聲音都沒有了!』

    格魯伯仔細地檢察了風箱上的那個洞。聖誕之夜做彌撒而沒有風琴奏樂,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他禁不住喊道:『真該死!現在可糟了,我們該怎麼辦呢?』

    『有辦法,』莫爾神父有點靦腆地說:『我寫了一首短詩,倒可以作為歌詞一湊合著頂用一下的。』接著他又嚴肅地說道:『這可不是「那一類」的歌呀。』

    格魯伯看見他的朋友這麼激動,不覺微笑起來。因為大家都知道,莫爾的確很喜歡「那一類」的歌--就是當農婦和船工歡飲時,在齊特拉琴伴奏下所唱的那種所謂粗俗的民歌小調。這種東西往往引起那些固執守舊的虔誠教徒的不滿,使得道貌岸然的長老們大皺眉頭。

    格魯伯拿起莫爾所寫的詩讀了頭幾段,頓時覺得好象有一股奇異的靈氣貫穿脊樑。這的確不是「那一類」的歌。它好象是抓住了他的心,溫和純樸和動人地向他訴說。他從來都未曾這麼深刻地感動過。他耳邊隱隱響起了這些詩句的樂音。

    莫爾幾乎是抱歉地說:『我只是這麼想,既然我們的風琴已經不響了,那麼你是否可以把這東西給我們的吉他琴配個曲,也許還可以搞個小小的童聲合唱隊來唱唱,……你看怎麼樣?』

    格魯伯說:『好呀,好,好!也許我們可以這樣做。給我吧,我拿回去看看是否能把曲子寫出來。』

    格魯伯踏著地上的積雪,慢步走回安斯村。他一路上沉浸在他的樂曲構思中。

「平安夜,聖善夜,

萬暗中,光華射。

他就像耳聾的貝多芬一樣,在內心深處聽見了所有的旋律:

照著聖母也照著聖嬰,

多少慈祥也多少天真,

靜享天賜安眠,

靜享天賜安眠。」

他準備寫給童聲合唱的曲調已在腦際迴盪。他回到他那簡樸的住房,坐在他那古老的鋼琴邊,面對墻上掛著的十字架,終於譜寫稱了完整的歌曲。

    那天下午,莫爾的書房裡聚集了十二名男孩和女孩。他們穿著羊毛長襪、外套和圍裙,整齊而漂亮。他們並排站在一圈圈的冬青花環下,益發顯得生氣勃勃。

    排練開始了,格魯伯和莫爾各自彈起他們的吉他琴,不時滿意地對視微笑。開始時,大家對歌曲不甚熟悉,彈唱都嫌粗糙了些。第三部分也不太妥當,但很快便改好了。行了,這歌曲終於完成了。

    聖誕夜,教堂裡點燃的幾百支燭光,在光潔的金盤碟和聖餐盃上映輝爭耀,給那些僵硬呆板的哥德式聖母態像,賦予了盎然生氣和溫柔慈祥的風采。教堂裡到處都用青松、萬年青和聖漿果等裝飾起來。全體教徒擠坐在長條硬板凳上。男人們穿著臃腫的羊毛外套,婦女則被披上了醒目的圍裙和有色的披巾。

    當莫爾和格魯伯提著他們的吉他,隨著十二名男女兒童走上聖壇前時,驚訝的群眾頓時轟動起來。格魯伯向他的樂隊微微點頭示意,琴弦便撥響了。接著,莫爾神父的男高音和格魯伯先生的男低音,便和諧地共鳴著響徹那古老的教堂。

    於是,流傳久遠的聖誕讚美詩【平安夜】便這樣首次被人們唱出來了。然而,第二天也就被人忘記了。當時參加聖誕彌撒的教徒之中,誰也不曾料到這首歌後來竟會風靡世界。

    後來僅僅是由於一次偶然機會,纔使這一傑作得以免遭淹沒的命運。第二年春天,從齊勒塔爾來了一位風琴修理師,卡爾‧毛拉赫。他在閒聊中隨便問起:既然風琴壞了,那麼你們是怎樣進行聖誕彌撒的?格魯伯這纔提起那曲子的事,他說:『這是個不值一顧的東西,我甚至已忘記把它塞到哪裡去了。』在教堂的後部有一個小櫥,裡頭塞滿了塵封已久的亂紙堆。格魯伯從這裡找到了那首曲譜。

那風琴修理師看著樂譜,微微動著雙唇,從他那寬闊的胸腔裡哼著這調子。『有意思,』他輕輕地說,『可以讓我帶回去看看嗎?』

    格魯伯大笑起來。『行,行,你儘管拿去就是了。再說,你把琴修好後,這東西就更加是一點用處都沒有了。』毛拉赫走後,格魯伯也就忘了這件事。然而【平安夜】卻在可愛的齊勒塔爾山中回響,並且從此開始了它遠播世界的歷程。

    這歌曲作為民間音樂,從奧地利傳到了德國。它越過國界,隨著德國移民遠涉重洋,傳播各地。但直到不久前,莫爾和格魯伯纔被公認為這首歌曲的創作者。他們當時什麼都沒有得到,他們死時仍和生時一樣貧窮。但是,格魯伯的那具古老的吉他琴至今仍在為他歌唱,它已成為傳家寶,被格魯伯家代代相傳。現在,每逢聖誕夜,人們便要把這吉他琴帶到奧本村去。而世界各地的教徒們,則再次齊唱這首為人喜愛的聖誕讚美詩……【平安夜】。

 

「平安夜」的故事(二)

奧地利靠阿爾卑斯山的地區,出了不少的鄉村詩人,加上奧地利人,本是愛好音樂的民族。他們大部份的人民,信仰耶穌基督。所以每到聖誕節,在這崇山峻嶺的一些小鎮和鄉村裡,許多歌唱世家的男女,像中古世紀的吟遊詩人,不斷的把聖誕歌的詞句和樂曲,加以改進或創新。他們很多人,長於彈奏樂器,而且幾個人聚在火爐邊,就能當場作出新的聖誕歌,成了後來聖誕歌的寶藏。有一些歌曲,也許當時唱唱,或唱過一兩年,就被新的聖誕歌所取代了。但是其中的一首,不但流傳下來,而且是世界最出名的聖誕歌,它就是大家熟悉的「平安夜」。

        據說這首聖誕歌,是阿爾卑斯山下沙司堡的牧若瑟神父,在一八一八年撰寫的歌詞,曲子則是樂師方濟葛魯伯所作的。不幸它在那鄉村聖堂歌詠團的抄寫本中,埋沒了十多年。後來,被一位喜愛音樂的人發現,就把這首聖誕歌,帶到城裡的音樂會上演唱,非常受人歡迎。於是,漸漸的流傳到奧地利各地,再傳到了德國。一八三九年,這首聖誕歌傳進了美國,不到幾年功夫,就普遍得到人民的喜愛。再經過著名歌唱家的演唱,電台的播放,這首聖誕歌-平安夜,普遍的流傳世界,而且各國都有翻譯的歌詞。不管是不是基督徒,幾乎都熟悉這首「平安夜」,聆聽的時候,而且會哼唱起來。

        關於「平安夜」這首聖誕歌,詞句和曲子的寫作,有不少的傳說,下面所介紹的故事,最為動人美麗。

        原來在沙司堡附近的一個小村,住著一位音樂師方濟葛魯伯,妻子亞納,他們有個天真活潑的兒子小方濟。葛魯伯在牧若瑟神父的學校裡,教授音樂;主日則在教堂中領導聖歌隊。每晚他回到家裡,喜歡坐在院子裡的大樹下面,彈琴作曲,一家三口過得幸福快樂。不幸的,一八一八年秋天,可愛的小方濟,突然因病去世,這一家頓時失去了歡樂,葛魯伯夫妻二人再也沒有笑容。這年聖誕夜,葛魯伯獨自去聖堂,參加子夜彌撒,他的心再也不像以前那樣的活躍歡欣。聖誕節的歡樂,似乎跟他沒關係了。彌撒結束以後,葛魯伯匆匆的回家,在路邊傳出兒童們的歌聲、嘻笑聲,他的心更為沉重。進了家門以後,一片悽涼。他呼喚妻子的名字,沒有回答。點上燈,看到妻子亞納,趴在小方濟以前睡過的床邊抽泣。葛魯伯再叫她,她不理。葛魯伯無奈的嘆口氣,只好拿起樂器來,想演奏樂曲,來排解妻子的悲傷。

        當葛魯伯打開琴蓋,一張字條掉在地上,他撿起來一看,原來是前幾天,牧若瑟神父所寫的「平安夜」歌詞,要他配上樂曲,由於思念小方濟而忘了這事。這時候,窗外的夜色寂靜,葛魯伯聯想到過去的一切,就坐在燈檯前的椅子上,面對著妻子,開始譜「平安夜」的曲子。他邊譜邊彈邊唱。這時候,妻子亞納聽到美妙的歌曲,忘記了其他,慢慢走近丈夫葛魯伯身邊,流著眼淚說:「親愛的葛魯伯,求天主寬恕我們吧!現在我明白了天主的聖意,小方濟的去世,我們不該悲哀,應當喜歡!因為你彈唱的時候,我彷彿看見一大群小天使,來到我們的房子裡,小方濟夾在中間,隨著他們快樂的唱著:『救世主誕生了!』」

        「平安夜」的曲調和歌詞,搭配得天衣無縫,聆聽的人,不論是否基督徒,都為之動容。如果說它是世界上最美妙動人的歌曲之一,相信沒人反對的。






 

    全站熱搜

    家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