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是一種味道,

就像甜的氣味、苦的氣味那樣一般地存在,

不管是在什麼時候,

隨時都有可能從舌尖開始蔓延,

透過身體的任何一個管道毫無遺留的傳送到每一處。

孤獨和寂寞是完全沒有關係的兩件事,

孤獨是一種狀態,

也就是在指稱就只有哪個誰一個人的時刻,

和寂寞是獨立存在而彼此並沒有擁有一種必然的關係,

僅僅只是因為兩者時常同時被感知,

而讓人產生這種錯覺。

但更正確的來說,

或許這樣的解釋也是一種誤解。

寂寞的氣味或許更常溶進過於喧嘩的情境之中,

然而正是因為太過嘈雜了,

所以在混亂之中鈍化的我們的知覺無法察覺,

而在爆炸性的光熱之後,

孤獨的狀態對比性的被放大,

而積聚在體內的寂寞在安靜的孤獨中一次性的反噬。

我們害怕寂寞。所以我們害怕孤獨。

這之中存在著邏輯性的謬誤,

然而我們所生存的這個世界,

就是基以無數的荒謬建構而成,

一種想像性的合理,

如同認真的相信著月球上有嫦娥等著后羿,

或許遠比具切了解那片充滿坑洞的荒漠來的幸福。

所以只要認真的相信就好了,

無論是什麼都可以被相信的。所以寂寞啊孤獨啊這種東西,

通通歸類成同一個框框裡根本就無所謂。因為我們,

在這個所有人都擠在一起但是沒有辦法取暖的世界裡,

孤獨反而是容易被避開的;

所以只要感覺不到就好了,

失去味覺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只要能過得幸福就好。

但或許這樣推論的正確性也存於我的推測之中,

在這裡誰也搞不清楚什麼是真的什麼是想像的,

像是寫了一篇小說,

即使是真實故事裡也混雜了作者的想像,再虛構的情節裡依然含藏著某些真實性,

這些是沒有辦法被明白的吧。

因為這樣的緣故,

沒有人能夠肯定的宣稱自己的記憶全然是真實被經歷過的,

或許只是哪個下午的夢也說不定;那麼在我們的知覺記憶裡潛藏著的寂寞,

可能也通通是被想像出來的。

因為寂寞,

是一種味道,

當我們舔舐寂寞時,

在體內擴散的混雜著關於所有一切的可能,

也許是喧鬧之後的空虛感,與情人爭吵後的浮躁,

無法融入的不安定,

也可能是關於自我的解釋與認知;

像是一塊巧克力蛋糕,

是調和著糖、蛋、麵粉、巧克力之類的成分,每一塊蛋糕都有特殊的風味,

並沒有一個「標準化的味道」,

如果每個人吃著每一塊蛋糕都有相同的感受的話,

這個世界大概會多出很多因為單調而死掉的人吧。這樣想著寂寞的時候,

不小心意識到了其實寂寞無所不在的這個事實,

因為一直不正視積聚在體內的寂寞,

於是找不到出口的氣味閉鎖在封閉的身軀之中,

或許就這樣一個人默默的承受,

或許有天像氣球過飽一樣爆裂,

但更令人懼怕的是,

當有另外一個人靠近的時候,

擁抱彼此的動作之中,

寂寞就在那瞬間找到了出口。

擴散現象告訴我們,物質會往濃度高的方向流向濃度低的地方。

不管寂寞因而流到了誰的體內,

總會想著「啊,擁抱著你就如同擁抱著寂寞」,

然後我們就會忘記不夠濃郁的愛情。

所以我們學會,

                在擁抱的同時什麼也不給予。                

    全站熱搜

    家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