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那個時節用春寒料峭來形容再適合不過,

不過,仍然稍嫌熱了些。

是一個又熱又悶的天氣,

她記得,他也記得。

女孩,深刻的清楚記得,

有那麼一個男孩,在那個時候,

悄悄進駐她的心。

沒有其他華美的字句,

沒有什麼海枯石爛這種灑狗血的夢幻誓言,

沒有什麼令人感動落淚的承諾,

只有一句真心的「我喜歡妳」,簡簡單單,

但是對女孩來說,

這是一句,世上再也找不出任何比它更珍貴動聽的字眼。

女孩知道,男孩很用心的珍惜她。

不管多忙,他總是放下手邊厚重的課本,細心傾聽女孩的心事。

不管多累,男孩總要發一封簡訊叮嚀女孩早點睡。

明知如此,女孩還是不安,總是像個小孩一樣的她,

心中的不安和恐懼時時在她心中發酵,必須一而再再而三的確認,

常常她會稚氣的問道:「你喜不喜歡我?】

通常男孩會笑著說,給予那個女孩最想聽到的答案,並且要她別多想,

有什麼事情都要告訴他,他才不會不了解她。

相較之下,是男孩照顧著她。

她是小孩,而他是個足以讓女孩依靠的對象。

當女孩需要陪伴,男孩總是抽出時間,

悉心陪著她,努力耐下心來幫助她的困惑。當女孩想念她,

男孩會說:「想念我,就打電話給我吧。為了妳,我是ok的。」

但女孩總是壓抑自己,不告訴男孩,她終究還是怕煩到男孩。

女孩知道他很珍惜她,是用盡了一切在珍惜她,但就是無法不控制自己的胡思亂想,

她知道自己是幼稚的,是像極了一個無理取鬧的小孩,

壓抑自己的情感,卻不讓他知道,想念他,寂寞的時候,卻不找他。

然而,被壓抑足夠的情感,

就像是即將宣洩的洪水一般,

總有一天,會爆發。

女孩是貪心的,她都知道。


貪心的是,想隻身擁有男孩對她的好,

卻極少對他的好做出回應。

女孩是自私的,只希望他對她的喜歡只屬於她,

曾經,她痛恨自己的懦弱,

自己是醜陋的。

她說。

沒有自信面對男孩,

因為自己總是愛胡思亂想,

會愧對他也是自己。

就這樣壓抑了好幾天,

男孩訝異女孩的出奇冷淡,

也惋惜歎著女孩對於她的不信任。

就是有這麼一天,
女孩在夜裡輾轉反側,睡不著,

彷彿闔上眼,那如惡夢的一切都會浮現眼前揮之不去,她意外的痛哭失聲。

她看清了自己,

看清了自己原來是件如此簡單的事,

她從來沒有正視自己的渴望,原來她是這樣想望男孩的好,

她懷念起男孩看著她時的認真神情,

她懷念起男孩將她捧在手心上好好呵護的感受,

她懷念男孩總是待在她身邊毫無怨言,

好多好多的想念,在這來不及的淚水中,

模糊了卻又清晰了這一塊。

她哭,

心裡是多麼的掛念男孩,

是多麼的想念,

想知道這段時間他是否一切都好?

紅腫著雙眼,嗚噎著聲音,視線早已模糊了一切,

似乎只剩下那男孩的身影視如此清晰可見。

將手機開了機,

發了簡訊給那個她現在最思念的人。

是凌晨三點了。

忘記了到底是發了什麼內容,

她只知道,

是自己強撐著疲累的身體打完最後一個字發送出去,

發了什麼內容,腦袋渾沌的她記不得了。

然後,

早上的她收到了男孩發來的簡訊,

上頭說著,「這麼晚還不睡?一個人看星星太小氣囉!下次我陪妳。」

眼眶像是放滿洗澡水溢出的浴缸,

也像是沒關好的水龍頭,

嘩啦嘩啦的傾洩一地現在她終於明白,

原來,她很愛很愛男孩。

他很愛很愛女孩。

    全站熱搜

    家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