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穗子物語,

是被嚴歌苓自序中的夢給吸引了。

她說在夢裡和童年的自己並存,她在畫面外看畫面中的自己,

但無法與她溝通,只能眼睜睜的看自己越走越荒唐。

於是我就翻開了這部被稱為與嚴歌苓個人經歷最接近的小說。

穗子物語主要故事寫的就是穗子和她身邊的人,

由12篇獨立的短篇小說所組成的長篇,每一篇都有所著重的人物,

每個故事都有一份淒涼、痛苦,每個故事中多多少少帶有猜忌,

在我看來她讓故事背負了屬於時代的動苦以及生存的壓力。

幾乎每篇故事的人物都讓我相當喜歡,

當然身為主人翁的穗子更加不用說了。

我特別喜歡嚴歌苓在小說中所使用的字眼,

不知道是因為不懂他們用語的關係,

那些字眼在我眼下特別鮮活。

但不可否認的是,嚴歌苓用字精準、逗趣、又溢滿悲涼。

每個字都能把人物的特質凝鍊的表達出來。我喜歡她說小穗子不"響"了,

"響"把兒時的小穗子該有的特質給道盡了,眼前的小穗子,該是一個童言童語鬧個不停的孩子。

就像該燃著的火突然熄了,不響的小穗子成了一個非常反常的景象。

因為該響的穗子不響,讓壓抑越顯壓抑,深深的梗在喉口,我們也就跟著響不出來了。

嚴歌苓就是這樣把小說裡的人物給這樣描活了,

就像是這些人物是在我們眼前蹦著,或是就這樣讓我們變成了誰。

穗子物語中很多句子,是被現實摧殘過後所可以感受的經典名言。

譬如「人之間的關係不一定從陌生進展為熟識,從熟識向陌生,同樣是正常進展」、

「人們在加害於人時從不心虛,從不會難為情」、「我們那個時代,無情是個好詞」。

穗子物語呈現了生命中不可抹滅的無情,時代下逃脫不掉的痛苦。

在無情以及痛苦之下掙扎的人們,用各式各樣的方法,

維繫著他們自己的情感,也牽動了閱讀者的情感。

穗子物語中各個故事,都是可以獨自成篇的,以穗子的年齡最為排序,

我認為老人魚的起頭鋪排的很好,但是結尾的白麻雀就扮演不好結尾的角色。

因為它的獨立性,使得我們有意等待下一篇的開始,

而感受不到結束,這是穗子物語作為完整小說來講,

有點美中不足的地方。
                

    全站熱搜

    家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