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半夜兩點多

和昨天早上九點多

又接到一通沒號碼的人打來的!
也不知道是誰

今天下午問會用無號碼打給我的人

她們也說沒有打阿!
這個無號碼不知道是誰打來的阿!
已經半年多沒打來的!
而這時候打來會讓人連想到什麼
第一個時間
我會認為是前女友打來的!
但是有口能嘛!

不知道吧!
也許她已經忘記我了吧!
看了她的照片
也許知道她過的還不錯

她學攝影
希望她未來的路程都很順利的走下去

因為她永遠是我心中最好的女人

也是永遠的女強人

也許她不知道我對她的心是如何
但我還是希望她過的好

過的比以前好

但是
我看她的照片

卻不是開心的笑容
這點我能確定吧!
這一切也只是過去式得回憶阿!

現在的我很快樂!
不要來打擾我的生活

可以嘛!

要打來請不要用無號碼!

是如何阿!

見不咬人喔!

用什麼無號碼阿!

鏡子裡的不是我。

意識朦朧,忘了那是什麼地方,

有好多好多令我恐懼的-鏡子。

那裡很安靜,人很少,

一走進去便有一襲黑紗迎面披上,

而那幾面閃著詭異光芒的鏡子,

不是夜空中的星月,

而是黑暗墮落的地獄中,

Satan 輕勾的唇角上,微微瞇起邪魅雙眸,

炫目而醉人。它勾出心底的懵懂,仰賴著血腥生存,

我心中的顫抖是它口中的甜美果實。

『Nightmare is coming on.』它輕輕吐息。

就像是踩著羽毛,身體是沉重的,腳步是輕盈的,

一個蹣跚,我往前栽去,它沒有伸手扶住我,

沉沉一聲,空白的腦袋撞上鏡面反射的一點光。

我看著它,它就像是無法饜足的孩子,抬眸便對我,

微笑。它籠罩在我身上的是一身看不見的霧,

鏡中的我顯得迷濛。

-或者是我的雙眼不清。

定睛一看,那齜著牙、咧著嘴的猙獰面孔,可是我?

心中微微寒慄,有一隻冰冷冷的手伸向我的心臟,

抓住、用力,一瞬間緊的無法呼吸--我倒吸一口氣。

-鏡中的我臉色蒼白,微張的口中悄悄閃著一尖毒牙。

我將手抬起,與光滑冰冷的鏡面重疊--

不,那不是我的手,我的手,溫熱,

而我所碰觸到的蒼白十指,極寒且無溫。

「那不是我的……」突來的恐懼是一雙無形的推手,

將我推入它的詭譎微笑中,我感覺的到血液的反噬,它悄悄的啃著我的脊。

一轉身便拔腿狂奔,但空間不大,這裡無法容納太多人。

一下子便見到後母的橢鏡,

鏡中的我顯然不一樣,卑微而渺小。『Don't be afraid.』

-使我醒來的是那句話。

硬是回想,那天,我繞了好久、好久,

想看看自己的真面目,但,高貴的、低俗的、龐大的、

渺小的、美麗的、猙獰的…

…都看到了,怎麼卻都不是我?

我真的找了很久。

『真正的妳,虛無,我反應的,只有外在。』-

是你在說話?                 

    全站熱搜

    家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