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9996424

今天我的無名

突破一萬八千大關門檻

好多人來看我的無名耶!

繼續努力

生活下去!
下個目標是突破兩萬大關門檻門檻

衝阿衝阿!
我要努力的經營下去!
還有把心情變的多樣化


   故事,從一滴水的探索開始。

俯衝,再俯衝,

她的記憶開於一連串光與影的交舞錯落,有空氣刮過身邊響起的伴奏,

有一片模糊不清的花花綠綠在底下,有感受,

卻不清楚那本質,她正要開始探索。一陣急停,

她綻成一朵水花,這裡是哪裡?她的本體滯留在一張溫綠的圓床。

這裡是哪裡?四周的細絨扎得她圓嫩的肌膚好癢。地點?不詳。目的?不詳。

又一次唐突的匯聚,她覺得有什麼即將展開。是探索嗎

那一天,某座池邊,

一個詩人寫下:「一漿銀汁自天注入荷葉/自葉注入水塘/自塘奔向未知」只有讀者記得,

這段詩人的濕淋淋的,也是一種探索。

一個女孩在池邊微笑著送走一個充滿歉意的男孩,

可是一滴淚水背叛了那朵微笑,淚落水,殉情,

池水輕顫出一個同心圓,遞送這滴淚的滋味,她也嘗到了,

在一股酸鹹融入體內的瞬間。這就是淚嗎?

她想。這就是分離的味道嗎?

她想。真好,她又想,

生命可以體驗到她一輩子體驗不到的分離。

可是為什麼,

為什麼要笑著流下有些灼痛的淚?

她覺得自己只探索到表層的意義。

一片黑暗,溫暖的黑暗,

在她再度意識後,只感覺到一種柔軟而沉默的存在,

『土壤』,不是文字,

而是以一個鮮明卻沒有輪廓的意象呈現,

四周只有生命萌發的細緻天籟,

她感激得幾乎掉淚,可是他沒有眼淚。

安心的氛圍又令他沉沉昏睡,

她感覺到一個父親般的存在,在探索的路上。

醒來,她身在一條奔騰的水龍當中,

怒吼狂嘯,直追向一個夢境般的深藍,

『海』,又是另一個意象,

落海的瞬間,她感到椎心的一陣苦楚,

所有生命的記憶片段忽然拼湊,

她終於在自身融入海的時刻回想起──曾經只是一灘巨大的淚水,

其後蘊養出綠藻,再來是魚種,接著物種開始爬上陸地,

然後是情感,且以一種哀戚的姿態,哭喊淡水。

隨著她的淌流,不著痕跡地向前探索,逆向生命之河,

追朔幽微的源頭,她,一滴水,竟探出一個沒有始點沒有終站的生命意象,

父親是大地,母親是大海,生命,是生命。

短短的一生,她看見了生命最初的渾沌。

故事,從一滴水開始。

沒有結束。

    全站熱搜

    家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