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妳們有名字;知道妳們有正常的心智,

可是還是把妳們歸類在特別需要關懷的那一類,真的不是故意。

被祝融親吻過的皮膚,傷痕久久不退,那高溫使然揮之不去的紋路,

那剛證明自己還活著的疼痛,沒有被燒過的我是不可能完全體會的。

 朋友的媽媽在以前曾經有過全身百分之七十的灼傷,奇蹟似的被救活,但在我有印象以來,

我就不記得她穿過壓力衣,只記得她什麼工作都肯做,大大小小都做過,累積了很多經驗,

仔細想想其實她很了不起,因為我曾經只因為臉上的青春痘就憤恨得不想出門,

雖然現在保養過後皮膚已經漸漸好轉,但如果要我再回到過去那張爛臉的日子我是打死都不肯。

也許她是穿過壓力衣的,也許她是經過漫長的複健的,只是我沒有看到,

因為她現在就跟正常人沒什麼兩樣,她很自然的騎著腳踏車上街;很自然的去電影院看電影;

很自然的對所有有意無意注視著她臉上傷痕的人展開笑容。其實,

燒燙傷的人最需要的,是自己必須先接受自己。

和朋友及朋友的姐姐約了要去看電影,得知她媽媽要跟之後沒什麼排斥,

只覺得第一次遇到約了朋友連他媽媽都一起來的情況,當然,我當下完全不知道她媽媽是個有著被燒傷過的傷痕幾乎佈滿全身的人。

看到的第一秒其實有點嚇到,其實只敢多看一秒,因為那是我絕對不可能接受的外表,

如果我的外表是這樣,我猜我可能會自殺吧!這是我10秒內的想法。

我顧作鎮定的用笑臉迎接朋友,一起坐火車要到彰化去看電影,

然後一路上頭腦一直想著她媽媽,有意無意的在腦袋裡浮現許多想法。

她媽媽很高挑,穿著大長裙,留著烏黑的長髮,用一隻家常筷子就當成髮鉆的把頭髮盤起來,

從背後看脖子上也有著傷痕,嘴巴周圍有點腫,說話有點含滷蛋,講著一口現實的國語,

為什麼說是”現實”的國語?!因為她想到什麼就講什麼,完完全全的不在意外界的情況,

也不在意外界的眼光,我安安靜靜的聽著她講話,竟然發現她似乎和我們不像年齡相差甚遠的人,

是像朋友一樣的談吐內容,慢慢的,我竟然發現了其實她很幽默,我笑了,因為她的幽默我笑了。

下火車後,朋友的姐姐和朋友走在她身邊,她一手牽一個,我走在後面看,她那飄逸的襯衫,

就這麼大辣辣的隨風往後擺蕩,再看一眼她盤起來的頭髮,再留意一下她的身高,

呵~十足大俠風範!真是酷斃了!我還記得那時候看的電影是哈利波特,

電影院滿場,我們有四個人,只有三個座位,

電影院給了一張站票,我和朋友就這樣輪流坐在階梯,仰頭四十五度角看著大螢幕,投入。

看完電影的時候天黑了,我們直接坐火車要回田中,一路上朋友的媽媽一樣聊天,

像孩子一樣激動的討論劇情,隨口說著回田中要吃什麼,率性的笑著,一樣的談話中穿插幾句問候關心著我的生活。

不一樣的是這次我的話變多了;不一樣的是我也開始會跟她媽媽開玩笑了;

不一樣的是我已經漸漸看清楚她的容貌了。是美的。我和朋友上了不同的高中,畢業了,

偶爾有朋友的消息,偶爾會在街上看到她媽媽。

沒變,她還是一樣很開朗,一樣讓我聯想到大嘴角又稍稍上揚了一下,

空氣原來很清新,世界原來很美麗。 『陽光娃娃』從過去到現在,每個階段我都會有一個小小的心願,

然後努力地去完成從學會站起來、學會重新走路、學會自己吃飯、學會寫字…

每天每天我都為著這樣一點一點小小的簡單心願努力著…

現在,僅管我還是穿戴著壓力衣,但是我已經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了。

謝謝曾經給我陪伴的朋友們,支持著我走過最艱辛的重建之路。

現在,我也希望以自己一點點力量,繼續為我最簡單的心願努力著~

希望透過我,讓大家能更同理與支持燒傷朋友,讓我們都能更被了解與接受。

    全站熱搜

    家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