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顆在天上最閃耀的星辰,正為喜歡的人閃耀著它的美麗。

當下一個流星來臨時,就是她該消失的時候了

她落寞的看著天上的同伴們,該死的他卻怎麼還沒出現,她是不是該把愛放在心上不該讓他知道才是呢,還是向他告那該死的白?

她的心好沉重,左右的不是為難了自己,愛他卻不能讓他知道,明明他就在眼前,為何她覺得倆人的距離好遠、好遠,眼看著約定的日子就快來臨了,而她卻一點進展也沒有,還是他不是她要找的人才會是這樣的結果。

季洛星無奈的看著眼前的男人,狂季天,他的狂,女人為他而尖叫,他的天,無人能比,誰也比不過他的天下,『風』是他一手打下的天下。

狂季天發現她的不專,「妳在幹嘛?」冷冷的嗓音直足以讓人嚇得發斗。

「沒什麼,只是....你到底對我是不是真心的呀?我很好奇耶,如果不是的話,請別浪費我寶貴的時間,切就切得乾脆一點,好不好,我們就別再來往了,可以嗎?」她說了一大堆不就是想甩掉他,雖然他自己也不知是怎麼回事,但一聽到她這麼說,心彷彿被狠狠的揪住一般的難受,很痛苦,這並不像平常的他。

他是怎麼了,他不曾為了一個女人而心痛,她的話對他的影響看來已超過自己的想像之外了,唉,他想了一個最不可能的想法,那就是他愛上她了。

「我不想分手。」沙啞的聲音陣住了她久久。

他不放她,那該怎麼辨?她的時間真的不多了,再不找到那個真命天子,她就真的完了,天,她是再也回不去了,地,又有時限在,要生存下去的唯一的條件就是找到一個可以為她犧牲生命的男子,而他會是那一個嗎?

她知道他換女人如換衣服一樣的快,而他們之間會結束的,這是遲早會發生的事,不是嗎

「我拒絕。從今,我們各不相干,互不相欠。」狂季天錯愕的看著她,她竟比他更加無情?

「那個人是誰?」反正她自知自己不會是他最後一個女人,不如早點結束這一切不好嗎?

「你無須知道。」她冰冷的不帶任何感情,最後他還是挽不住她離去的決意,如同他改變不了女人一樣。

季洛星不捨的離開這一切,離開他,她也是無奈呀!

時限逼人,而她又感覺不到他愛她到哪一個程度,顧不得不放手,有時放手也是一種解脫,不是嗎!

天開始飄起了細雨,此時的她走在冰冷的街道上,感受那淒冷的滋味。

終於,她倒下了......

    全站熱搜

    家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